天才一眼秒记住【有声屋】最新网址(www.qqtxt.com),第一时间更新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她肯捺着性子等这么久,为的就是讨一个能令他火冒三丈又不得不折服的时机,好奚落他一番。

    “你别得意,臭丫头!”屠玺凡挽起名牌休闲服的衣袖,住她这个方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心怀警戒地瞄了他一眼,但没有却步,直到看他绕过自己身后,弯身捧起两盆兰花,才睁大眼睛怒斥:“你干什么?放下我的兰花!”

    屠玺凡非常想照她的话做,平常呼来使去惯了的堂堂大少爷,一回老家还得充当搬运苦力,他又何尝心甘情愿?!但是曾爷爷所下的命令向来不容任何人反驳,甚至连问个原因都不成。目前他还搞不清岳小含的身分,只当她是店家小妹,所以觉得格外委屈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忍下怒气,改以稍微不逊的口吻道:“如果这些兰花真的是你的,本人乐得摔烂它们,但是既然已到我们家门前了,它们就是我叔公的。你自己也自力救济,动手搬一些,好吗?”说着把装了书本的箱子交给她,他径自往前跨进自动旋开的铁门。

    岳小含好奇地注视那两扇往左言挪开的门,还刻意跑到监视器前探了探究竟,她睁大眼的好奇模样就像只初生的小鹿,可爱中见纯真。

    她把视线挪至早已远离她几十公尺的屠玺凡身上,看着他虚有结实的好身段,却弯身吃力地扛着东西时,忍不住腾出一手轻捂住绛红的双唇,得意洋洋地笑出声。

    所谓螳螂捕蝉、黄雀在后,她不知道自己这副新鲜娇娇女的模样,早被大屋里的人睨得一清二楚了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岳小含跟着那个自称为屠玺凡的男生进了斜门半敞的大屋,落入眼帘里的就是坐在沙发上、伸着长舌气喘吁吁不停的屠玺凡,她突然觉得这个人喘气的模样还真像垂着长耳朵的科卡犬,平时在人跟前扮了一副乖乖样,临危时却派不上半点用场,就连给主人提鞋都还不屑顾。

    此时已昏了头的屠玺凡,侧转视线朝岳小含的方向望了过去,大吃一惊,马上从豪华沙发椅上弹跃起来,一手指她的鼻子,趾高气昂地质问:“咦,你这个女瘟神怎么还没走,反而不请自来的闯了进来?出去!出去!”说着冲向她,强板过她的肩膀要推她出去。

    机灵的岳小含身子一扭,躲开他蛮狠的粗鲁动作,左手紧抱着报岁兰,右手放下箱子,举将起来,不客气地旋身赏了他一记耳光,掌声清澈、响脆,余音袅袅足以绕梁。

    而他被打得一愣一楞,连还手都来不及,就掉下了屈辱的泪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他一手捂着颊,另一手指着她,痛得不能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怎样?我打了你,不行吗?谁教你先动粗。”

    “我撕了你!”他怒目瞠张,不管三七二十一,单手护颊,像只蛮牛似地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次岳小含将兰花换手,抬起左手又赏了他另一记耳光,力道不重,但快得出乎他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在短短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被一个小女生侮辱,是屠玺凡这辈子绝没料想到的事,他想哇哇大哭,把她当布娃娃一般狠狠地痛撕一场,于是不顾对方是名娇弱的异性,双手不假思索地抓住对方的领襟,往前一扯。

    岳小含没被他抡起的拳头吓到,反而低下头腼腆地护着自己的胸口。

    就在千钧一发之际,从屠玺凡身后传来一声狮般的怒吼──“你这没教养的东西!谁让你跑来这里撒野的?”

    屠玺凡一听,喜形于色,见靠山已下来,便不屑地松开小含的衣襟,还自命清高地拍了拍衣摆和袖子,想甩掉从她身上沾来的尘埃。接着依样画葫芦,对岳小含斥道:“听到了没?你这没教养的臭丫头!谁让你跑来这里撒野的?还不赶快滚!”

    岳小含大眼一瞪,压抑住想踹他一脚的冲动。

    站在楼梯口的屠世民见状大摇其头,口气坚定地说:“我不是说她,是说你!”

    “曾爷爷!”屠玺凡闻言大吃一惊,回头望了面色黯然的屠世民一眼,慌忙上前解释:“我是玺凡啊!曾爷爷不记得我了吗?”

    屠世民瞪了曾孙一眼,“我记忆力好得很,倒是你这个少年即记忆差,显然忘了谁才是这里的主人。”说着厉眼一转,瞥向站在客厅大门边的小含身上。

    岳小含没被老人犀利的目光吓着,反而勇敢地回现他。不及三秒,老人神色一转,突然对她眨了一下眼睛,教她不明所以地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屠玺凡正急着讨好老人,无暇注意到这一切。“曾爷爷,这个可恶的小女生很凶呢!她不请自入,我赶她走,她反而打我两记耳光。”

    “喔,在哪里。”屠世民问。

    “在这儿,好疼呢!”他指着双颊让曾爷爷看个仔细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曾爷爷会心疼地拍拍他的脸颊,没想到曾爷爷竟冷言冷语地讥讽他:“打得好,你这没用的家伙!”

    “曾爷爷!我……”他是百般委屈在心中。

    屠世民最讨厌小孩告状 -->>

百度搜索 却下水晶帘 有声屋 却下水晶帘 qqtxt 即可找到本书.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却下水晶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有声屋只为原作者阿蛮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蛮并收藏却下水晶帘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