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一眼秒记住【有声屋】最新网址(www.qqtxt.com),第一时间更新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“天毒尊者”亲率门下“十大堂主”“四大护法”及其他六十余高手,踏入江湖。

    仅分秒之差,他错过了活冤家死对头司徒文。

    而司徒文,却直扑九疑山“白骨坳”天毒门总坛。

    三天民司徒文已抵嘉禾,九疑山遥遥在望。

    由此入山,以他的绝世功力,只消半日,就可抵达“白骨坳”。

    他在嘉禾打尖饱餐之后,便出城奔向九疑山。

    他感到非常纳罕,竟然看不到天毒门人的踪迹。

    正行之间,前路迎面驰来一辆篷车,在这日正当中的时候,那辆篷车,竟然遮掩得密不留缝。

    而那车把式,却是一个狞猛大汉,一身劲装疾服,说什么也不像个赶车的,眨眼已临切近。

    车把式乍见迎面奔来一个俊美书生,正想出声喝让,忽然一眼瞥见那书生腰间插着一支乌光黑亮的铁笛,不由亡魂皆冒,面目失色,一带缰绳,口中“磨!磨!”连声,手中皮鞭,挥得“劈啪!”大响,正想从侧绕过。

    司徒文一见大疑,不由大喝一声:“与我停下!”

    右手一扬,一股悠悠劲气,应掌而出,宛若在路中布了一堵无形的网墙,那拉车的马儿啼聿聿一声长嘶,人立而起,几乎把车弄翻,戛然停住!

    车把式心中大急,猛挥数鞭,那马负痛,不断蹦跳嘶鸣,但却无法前进半步,宛如苍蝇扑纸窗似的。

    这时,车中正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从一个指头大的破孔中,焦急的望着司徒文,正庆幸着救星天降。

    车把式并非等闲人物,在江湖上也算得是一流高手,但他心中有数,眼前这位小煞星,他可惹不起。

    现在如果一个应付不巧,就得尸横就地,心中电转之后,装着一脸怒容向怪手书生大声道:“阳关大道,公子爷这是什么意思,”其实他心里在打鼓。

    司徒文一怔之后,冷冷的道:“车里是什么人,往哪里去?”

    车把式道:“这个公子可管不着!”

    “我偏要管!”

    车中人,喜不自胜,那对水汪汪的大眼,顿露喜色!

    车把式脸色一变之后,哭丧着脸道:“车里是内眷,进城看医生!”

    司徒文不由沉吟起来!

    车中人听了车把式的答话,气得发昏,她急得心火直冒,生怕司徒文听信他的鬼话,不顾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!”

    车把式轻轻一摸辕座侧的剑柄,必要时只好出手,苦笑一声,硬着头皮,高声应道:

    “公子简直是无理取闹,我早说过是内眷偶得重病,进城就医,你既不信,你就自己看吧!”

    说完一脸无可奈何的愤然之色,其实惊魂早已出窍了,他右手抚着剑柄,左手扣了一把毒砂,如果对方真的要掀开车帘看的话,他就要……

    车中人穴道被制,口不能言,身不能动,急得在心里大叫:“看呀,快看呀!掀开车门看呀!”

    但!久久,毫无动静,一丝绝望,由心底升起,完了……水汪汪的大眼睛中,挂下了一串泪珠。

    司徒文到底是江湖阅历不够,听车把式煞有介事的这么一说,反而踌躇了,心中电转道:“管他呢,还是办自己的正事要紧,如果车内真是人家的内眷,岂不要闹出大笑话,此事传出去,我怪手书生之名岂不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不由转变口风道:“你说的可是实情?”

    车把式一听,立知对方已被自己蒙住了,急进:“我犯不着要骗你呀!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江湖人称的怪手书生司徒文……”

    车把式表面故作吃惊的样子,道:“啊!原来是名动武林的司徒少侠,失敬!失敬!”

    心里却在暗笑。

    车中人芳心欲碎,肝肠寸断,怎奈口不能言。

    司徒文续道:“以后如果被我知道你巧言哄骗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里的话,哪里的话!小的天大的胆也不敢,实在是内人偶患急症,进城就医,怎敢骗你老!”

    司徒文讪讪的一挥手,道:“去吧!”

    这一声“去吧!”击碎了车中人的心,几乎晕厥过去,有如万丈高崖失足,直往下沉!

    沉!沉……

    车把式如逢皇恩大赦,一声:“磨!吁!”

    鞭影挥处,风驰电掣而去。

    车中人是谁?

    正是那无极老人的孙女、司徒文的未婚妻公羊蕙兰。

    自那日旅店中,司徒文为逍遥居士引走,千手神偷也追踪而去,恰值“天毒门”中两个堂主也投宿该店,见有机可乘,遂用迷香把公羊惠兰姑娘迷倒劫上“白骨坳”。

    “天毒尊者”老谋深算,囚禁公羊蕙兰,作为必要时引诱司徒文之用 -->>

百度搜索 铁笛震武林 有声屋 铁笛震武林 qqtxt 即可找到本书.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铁笛震武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有声屋只为原作者陈青云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青云并收藏铁笛震武林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