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一眼秒记住【有声屋】最新网址(www.qqtxt.com),第一时间更新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大雪纷飞,朔风怒号。

    入目一片茫茫。

    血

    一滴。

    一滴。

    滴在雪地上,像一朵朵盛开的桃花,但随即又被不停飘飞的雪花所掩没。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身影,一路跌跌撞撞的朝洞宫山侧的一座峡谷中奔去,那一滴一滴的血,正是从他身上滴落。

    他是谁?

    在这种漫天风雪的天气中狼狈逃奔。

    看他的身影,最多不会超过十二岁。

    当这小身影在风雪中消失的刹那,从来路上疾驰来五骑人马,马上人一色的藏青色大氅,脸上带着风罩,被在身上的大氅被风飘起,露出了一大段剑鞘。

    五人同时一勒坐骑,缓了下来,马口冒着蒸蒸白气,由于这一缓势,大氅立被雪花盖成了白色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小鬼难道上了天不成,凭我们的快马,先后只差了半个时辰,追了这么多路,踪影毫无,凭他一个受了伤的十二岁小鬼……”其中一个大声的嚷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追过头,便是走岔了!”另一个道。

    “庄主的脾气你们知道,若是这小鬼抓不回去,可有些……”那最先的一个转头对四人说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可有些门道,吃少庄主削断手指,复挨了老庄主的一掌,竟能飞遁离庄。”

    “奇怪,凭这么个小鬼头,能值得名震江湖的一庄二堡三谷传下六色旗令,联手追截!”

    “老三!你敢是不要命了,怎地口没遮栏!”那先头一骑,回头叱了一句,一挥手,五骑人马同时加鞭,转眼又消失在茫茫风雪中。

    继五骑人马之后,接连又先后驰来三拨人马,略不稍停,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风住了,雪也止了,阳光又普照大地,那消融了的雪水,向山外潺潺流去。

    洞宫山左侧峡谷内一个峥嵘的大石头上,坐着一个清秀俊美的小童。

    他抬头望了一眼天色,又朝四外的插天巨峰扫视了一遍,自言自语的道:“我司徒文又一次逃脱了魔掌!”小脸闪过一丝笑意,是凄然的笑。

    他举起尚渗着血水的右掌,看着那仅余的两个指头,脸上倏地升起一种怨毒之色,杀气直透华盖,这时如果有人在旁看到这不满十三岁的幼童竟有这么重的杀气,定会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他伸手怀中,取出一本小小册子,册面上写着一行小字:“司徒文恩仇录”。

    他翻开首页,“仇”字下面写着“无名凶手,杀父毁家之恨”。

    于是

    一幕血淋淋的惨相呈现在他的眼前!

    半月前,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,他从睡梦中被父亲投入后院中一个枯井之内,不久阵阵金铁交鸣和呼轰的掌风之声,隐隐传入井中,他骇极而乱叫乱蹦,他无法超出十几丈深的枯井,接着一阵阵凄厉已极的惨号声,不断传来,久久始停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他的父亲何以要把他投入枯井,他知道家中可能发生了不堪想象的大事,但他还不致朝坏处想,凭父亲玉面专诸司徒雷的武功名望,谁敢来捋虎须?他清楚的记得,威震江湖的一庄二堡三谷的主人,曾败在他父亲的手下。

    他从小就随父亲习武,虽然年纪不太大,但一般的江湖二三流高手,他还能应付得了,但,现在,他心急如焚,却无法脱出枯井,最后,他凭着只有二三成火候的”壁虎游墙功”,慢慢地顺井壁而上,等他脱出枯井一看

    庄院静寂得有如鬼域,他不由汗毛根根竖立,一路飞奔前院,他惊呆了,他感觉到事情的不寻常,不祥的阴影直罩心头。

    他看到的是血,鲜红的血,到处乱流。

    尸身,一具具四肢不的尸身,横七竖八,比比皆是,而这些尸身,都是他最熟悉的家人庄丁。

    他心胆俱碎,泪如泉涌。

    前院大厅前,他父亲一手仗剑,斜靠阶沿之上,他狂叫一声猛扑上去,触手冰凉。

    死了

    他的父亲,一代高手玉面专诸司徒雷,死了。

    他晕厥了三次,一双小眼中,泪尽继之以血。

    天亮了,在邻居们的帮助下,草草埋葬了父亲和家人,他在坟前立下重誓,学绝艺,报血仇。

    他怀着满腔悲愤怨毒,踏入了江湖。

    他往下看“仇”字第二行:“白云庄主神剑无敌蒋桐,一掌之仇,游蜂蒋树芳断指之恨。”

    又一幕恨事,展在眼前。

    他途经白云庄,不经意道出了他的姓名,于是,他被少庄主一剑削去三指,又被庄主神剑无敌蒋桐击了一掌,登时重伤昏死,被擒回庄,囚禁在一间小屋中,他不明白,何以被人迫害。

    天明以前,一个蒙面人,给他服了一粒药丸,一阵推拿之后,挟着他飞纵山庄,他问这恩人的姓名,那蒙面人只叮嘱 -->>

百度搜索 铁笛震武林 有声屋 铁笛震武林 qqtxt 即可找到本书.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铁笛震武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有声屋只为原作者陈青云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青云并收藏铁笛震武林最新章节